已经抬不起头了。

做了一个梦,为了不忘记,我把他记下来。

梦里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孩子和我。

男人是温和神秘的人。
女孩子是活泼开朗的人。
我没有性格。

男人的背后有标记,两排看不懂的字和一个房子一样的印记,下面写着六X(这个字我忘记了)处第1届,字和图案都是金色的,平时都被盖起来了。
女孩子拥有花的能力,可以把花化作武器。
我看到了似乎是人类看不到的“第三级动物”,它们和正常动物没什么区别,只不过正常人看不到,这是一个突然出现的老婆婆告诉我的,她好像是神秘的地方的人,和她的同伴,见过了我的……(忘记了)

我在狭窄的床边看到了老婆婆为我留下来的干花,一小捧(巴掌不到)蝴蝶兰,一小捧百合,那是花朵的武器。

*醒了。
那男人好像长得挺好看。
女孩子好像不是人。
我们好像打过一架,把女孩子打伤了以后她就留下来了。

评论
热度(11)
 

© 垂直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