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的人,是同一个人。

脑洞。
鬼切x晴明。
等我拿到鬼切就搞。
顺手打个tag,不要捶我(顶锅)

……
那是一个奇怪的男人。
人类,为白,妖怪,为黑;我作为人类的助力,同样是白的一部分,为斩杀黑而存在。
那个男人却……

「他们都是很好的妖怪。」
「从来没有伤害过人类,有时候会帮助人类干农活,村民们也会汇报他们食物。」

说着这样的话了。
我却无法反驳。

妖怪,真的是黑吗?
那……

一个隐约的念头产生了,怀抱着不可名状的恐惧,我便不敢往下细想,只是斩杀妖怪的手还是不由自主的……
我看到了那个妖怪,她保护着自己的孩子,而后被利刃穿过身体,连同她怀里的孩子,非人的鲜血混杂着蜿蜒到我的脚边,我有一瞬恍惚,那血液和人类的似乎没什么不同。
那么……

怀着胆颤的心情,我又一次的接近了那个男人,似乎能从他那里获得一点慰藉。
不知道为什么,我非常肯定这点。

找到他的时候,他正与两个小妖说话,清朗的笑声让我的耳朵有些发痒,忍不住搔了搔脸颊。

……
从他那里,获得了一个答案,以及一个令我心神动摇的现实。

我似乎……
或许我该探求一下真相,用我自己的眼睛,用我自己的双手。

……
他是对的。
我不是白,我才是恶鬼。
我才是恶鬼。

那么谁是黑,是那个家伙吧。
杀了他,绝对不会放过他,绝对……
但在此之前,
我想再见一见那个人。

「比起复仇,你更应该去赎罪。」

说着这话的时候,他抬起手,我感觉脸颊被温热的东西轻轻碰了一下,再看时,他的指尖沾了一点血,对上他的眼睛,我忽然止不住的羞愧起来。

以至于没骨气的逃了。

没有办法再鼓起勇气见他,我想起他的话,便循着记忆,去了那大江山……

……
再一次肯定了那个答案,也确信了自己的感情,我不明白什么是赎罪,不过,我想应该已经还清了。
我是不是可以去找他了?

顶着小妖怪送的花环,我回到了那里。

他像第一次一样,坐在庭院的樱花树下,看着一卷书,拿笔写写画画。

我走到他身边。

他抬起头。
「你来了呀。」

我回到你身边了。

评论(1)
热度(38)
 

© it | Powered by LOFTER